后革命时代埃及新选出的议会于2012年1月下旬首次开议,标记着该国陷入窘境的转型已进入一个全新阶段。跟着针对埃及未来的争夺从解放广场挪动至新推选出来的大众大会,埃及人也许正面临着其迄今为止最为艰难的挑衅。埃及的暂时统治者武装部缎☆高委员会(一个由20名成员所构成的、代外埃及军方四大分支部分的机构)计划了一个不置可否题目重重的道线图。埃及总统大选及新宪法的起草定于2012年7月1日之前举行,永久无法解脱的大众动荡的要挟及岌岌可危、濒临解体的经济,皆让埃及的民主转型变得岌岌可危。然而,人们越来越分明的是,关于埃及民主最可骇的要挟却是执政的武装部队及最高委员会本身,其念要对转型进程加以掌控,接纳了越来越众的弹压步伐并希图高出于法律之上。

2011年秋天厉密举办的议会推选之前一周,开罗解放广场再度爆发大范围抗议。奇异的是,抗议和军方弹压所导致的动荡和流血事情仿佛只对推选本身发生了很小的影响。尽管选前浩繁预测都认为,处于平安顾虑,许众埃及人将不去投票。但此次推选的投票率却抵达了比比皆是的60%,并长达六个礼拜的推选进程中不停保持高位。即使12月中旬爆发了第二波抗议和相伴的暴力弹压,却仍然未挫伤埃及选民的主动性。由穆斯林兄弟会的自与公平党所指导的推选联盟外现得比预期更好,取得了埃及新议会47%的席次。但最惊人的是,非常保守的萨拉菲斯特教派所支撑的努尔党取得了约24%的议会席次,而两个重要的世俗派集团——华夫托党和埃及集团——各自仅取得8%尊驾的席次。

除了推选赢家和输家,议会推选也提出了关于埃及转型的实质及轨迹方面的棘手题目。对某些人而言,即使面临暴力及不确定性,仍然呈现的创记录的投票率,看起来仿佛是对解放广场抗议及其所代外的人士的一种否认,以致代外着关于武装部缎☆高委员会处理转型事情的一种承认。自派政党推选中外现倒运,而萨拉菲斯特教派却取得了出人预料的推选胜利,该教派许众人士以致把推选式民主斥责为对伊斯兰的欺侮。这种推选结果意味着,埃及社会保管一股即使没有反民主但却分明呈现非自助义颜色的暗流。

终究上,后穆巴拉克时代的埃及确实已成为一个集悖论与冲突于一身的超实行主义的汇合体。自穆巴拉克2011年2月被推翻以后,埃及的转型不停都以两个看似冲突的趋势为其特征。一方面,胜利举办该国数十年中首个自推选,睹证了新埃及已被扩展的政事空间——呈现出几十个新政党以及一种充满着恨意的新兴的媒体文明。以致诸如该国最大的阻挡力气穆斯林兄弟会这种老牌构造,也沿着世代和理念道线开端破裂。另一方面,转型也已被付与如下特征:日益升高的不稳定、社会和政事南北极化及教派之间的纷争。